中國時報    A14/文化新聞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8/09/20

《星期人物》走出京劇 朱陸豪舞台更精采

【汪宜儒/專訪】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走出京劇的世界,褪下美猴王的耀眼金箍,朱陸豪發現自己的能耐不光是舉著金箍棒大鬧天庭。知名京劇演員朱陸豪中年以後轉換跑道,現在的演出從電影、偶像劇、八點檔、歌仔戲、舞台劇到豫劇,都能挑大樑出演主角。有趣的是,在台上發光,每到記者會現場,他卻總是有禮而沉默。
  他坦言,從小生長在管教嚴格的劇校中,低調與沉默是習慣也是生存之道。他曾以京劇的那能打能翻的美猴王一角深植人心、闖蕩國際舞台,還被封上「京劇大師」、「台灣國寶」等稱號。轉戰電視圈後,又獲得「金鐘最佳男配角」獎項。
  從小家貧才念劇校 闖出一片天
  「我血液裡流著的就是表演。」朱陸豪說,「我的母親是唱歌仔戲的,美濃太平戲院的後台是我的出生地,那些鑼鼓聲、戲曲小調就是我的胎教。」
  那個年代,大家都窮,為了減輕家裡頭的負擔,朱陸豪八歲就被送進陸光劇校。「那邊是公費,管吃管住,連衛生紙都有配給。」
  家裡窮,吃不好,剛進劇校的朱陸豪又瘦又小,體重只有廿一公斤,看得老師們都懷疑:「這孩子還養得活嗎?」
  在劇校嚴苛要求下,他每天四點起床,吊嗓、翻觔斗、練武功,還被分到了功課最操、最耗體力的「武生」組。
  「前三個月我天天躲在被窩哭,但那年代的孩子就只能認命,哭完醒來繼續練功夫。我很羨慕那些『小生』組的同學,不但武功練得不多,還能優雅地跟很多女生相處對戲,多好呀。」
  磨了一年多,朱陸豪終於要登台演出,角色是三太子。「緊張死了,心臟噗通噗通好大聲的。輪到我出場時,根本不敢動,最後是被老師一腳給踹出場。說也奇怪,一出去、一亮相,就不緊張了。」
  自此,朱陸豪打從內心愛上了舞台。
  在京劇生涯裡,朱陸豪演林沖、演鍾馗、演關羽,更演活了美猴王。他說,當年的環境風氣,演員除了演戲,還要學著跟媒體打交道,票房不好人家會怪演員。「性格低調的我也不得不高調,自己寫新聞稿發給媒體,還找攝影師拍宣傳照,就怕別人不知道朱陸豪是誰。都是不得不。」
  二○○○年,朱陸豪毅然決定離開京劇、轉戰電視圈。
  美猴王轉戰電視圈 人生變開闊
  「那一年我代表國光劇團到布拉格與巴西兩地演出《美猴王》。舟車勞頓加上時差,每天都在渾渾噩噩中打完天兵天將、耍完金箍棒,回到後台癱在地上猛喘。真的是年紀到了。我從那時開始思考轉跑道的可能性。」
  朱陸豪很坦白,他說當年加入劇校是因家貧,之後多年不曾離開劇團,也是因為要維持家裡生活穩定。當自己想轉換跑道的時候,剛好一對兒女也獨立了,電視圈有很多他的朋友,因此,離開劇團、交棒、換跑道,也就順理成章。
  離開京劇世界後,他的人生頓時開闊了。
  「為了演電視劇,我講客語、學台語。為了演舞台劇,我學會收放情緒。演歌仔戲,我重溫兒時記憶。還有跨界與張正傑的大提琴、風之舞形舞團合作演出京劇,我了解到其他型態的藝術。」
  好友孫翠鳳看他這般,也曾笑虧他:「朱陸豪,現在你除了生孩子不會以外,你什麼都會了!」
  「剛好是因我很幸運,遇到很多貴人。」
  他說明,剛接觸舞台劇的他,遇到了李國修。「有場戲我要哽咽地唸著信,但怎樣都哭不出來,情緒就是進不去。李國修拎著一手啤酒和我坐在舞台上,邊聊天邊要我回想人生中最感動的、難過的事。後來我想起當初剛進劇校,我爸媽拎著兩顆大蘋果來看我。爸爸對老師說『這是我兒子,打死不用償命』,我嚇傻了。而捨不得吃的蘋果,一直被我藏在被窩裡面,每天聞蘋果香味、試著回憶媽媽的味道。」
  八點檔到舞台 劇戲路更多元
  這段回憶讓朱陸豪對著李國修哭了一個小時,「從此打通任督二脈,情緒收放OK了!」
  而初接觸電視劇的他,則是碰上了很會磨戲的導演王小棣與鄭文堂。「一場包餃子、話家常的戲,王小棣陪我足足拍了八小時。鄭文堂則教我要把情緒藏在心底去演戲。」
  集眾家之大成與精華之後,僅管不愛出風頭,朱陸豪漸漸在電視圈也演出了口碑。二○○四年他更以《寒夜續曲》拿下金鐘獎最佳男配角。同時,他也不時演歌仔戲、演豫劇,過過上舞台的癮。「雖然現在的重心是在電視圈,但我希望一年可以回到舞台一次。」
  「到今天還是一樣,我只要一站上舞台,那精、氣、神全來了,跟面對鏡頭的感覺就是很不一樣。」

 

創作者介紹

朱陸豪

ssn286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